快捷搜索:  as

朱永新:通过“学分银行”制度消除五大教育鸿

原标题:朱永新:通过“学分银行”制度消除五大教育鸿沟

看点:12月2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五届年会暨“重构教育评价体系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国内外专家学者围绕教育评价体系进行切实讨论。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论坛期间发表《“学分银行”制度与未来教育评价》主题演讲。

朱永新针对中国教育在教育评价方面的诸多问题,提出了一个“学分银行”的概念。学分银行就是用学分作为度量学习成果的单位,朱永新认为,“学分银行”制度可以有效的帮助消除各个教育阶段之间、公办和民办之间、国内和国外的教育资源之间、知识学习和能力培养之间存在的鸿沟。通过学分银行这样一个体系就能把这些鸿沟都有效地填平。

以下为朱永新演讲:

评价问题左右着中小学,甚至高等教育都被评价所绑架。关于怎么样去改进评价,其实全世界都在做努力。两个星期以前我美国HTH创始人拉里对话时,他告诉我HTH本来可以完全可以按照他的理想去做“项目制学习”,但是现在HTH还有30%的时间用来进行知识的传授以应对州教育局的评价,所以即使在美国也逃脱不了评价。

但是最近有两件事情我特别关心,一件事情就是刚刚召开的全美国的招生官会议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从2019年开始美国的大学不再用美国的高考分数”,当然它不是强制性的,但是绝大部分大学同意不再用美国的高考分数来衡量学生。也就是说我们还在改高考,他们连高考分数都不要了。

第二件事情,美国一家很着名的公司要求凡是要申请成为他们公司职员的人不允许提交学历证明,提交学历证明的人申请无效。

我觉得这两件事情都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美国是不是在酝酿着一场教育评价的变革运动?文凭是在社会没有更好的办法鉴别优秀人才的时候,给人贴上的标签。985毕业的,211毕业的,美国名校毕业的的等等。但是很多情况下,文凭远远不能够准确的衡量每个人。同样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差距也会很大。

马云是杭州师范学院的,如果用文凭贴标签,马云恐怕永远不可能成为优秀的人才。除了文凭,当我们用分数来贴标签,其实同样的分数含金量也是不一样的。数学同时考98分的人,其实数学能力可能是不一样的。因为数学里还有很多不同的能力,不同的能力有不同的价值标准,所以到底怎么样评价的确是需要我们认真进行思考的。

因为我最近正在写一本关于未来学校的书,我觉得现在的教育盘根错综,病入膏肓,如果不动大手术、不做根本性的变革恐怕无济于事,评价也是如此,所以我就提出了一个“学分银行”的概念。

我们国家如今在教育评价方面问题很多。

第一,评价主要是教育行政部门来做,行政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评价主体单一、模式单一、理论陈旧、技术落后。主要来说就是“应试化”,所有的学校教育都是围绕着考试来进行,什么都要考,方法要考,能力要考,素质也要考,要考的就强化,不考的就弱化,甚至就不要。所以应试化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此有人说“分分分是学生的老命根,考考考是学校的好法宝”。

第二,达标考试选拔化。其实我们知道考试有两种形式,一种叫目标性,目标参照性的考试主要是看你是不是达标。还有一种叫长流程教学考试,它主要是选拔最优秀的人。现在学校教育一个很大的误区,尤其在中小学,把达标性的考试变成了选拔性的考试,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恐慌。

第三,选拔考试一考终身化,它不给你更多的机会,学生只有一次机会。现在高考慢慢的开始柔性,有些学科可以考两次、三次、多次,但是总体上来说是一次性的。而且我们知道各种教育阶段的考试是没有“立交桥”的,所以学生必须要全力以赴。考试评价单一化,也就是说考试的评价非常的单一,没有更多的、更多元的评价方法来参与。

我想说的重点是未来的评价怎么做,我提出了一个“学分银行”的概念。下面我来解释什么叫“学分银行”。

“学分银行”是面向未来学习中心的一种管理机构,授证机构、学习成果认证机构和组织体系,以及相应机构与组织体系赖以存在和运营的一整套标准、规范、规则和规定的综合系统。其实很简单,学分银行就是用学分作为度量学习成果的单位。比如我们在银行的存款,人民币也好,美元也好,都是以钱作为度量单位来进行的。

我们为各种成果赋予不同的学分。学生在学习不同的内容还有在不同的学习阶段时,可以给学习的成果赋予一定的分值,建立一个流通性的工具,用学分加以储存或者是兑换,这样就能使不同的学习成果之间可以进行等值交换。

它借鉴的是银行的机理、功能和特点来设计的,所以它是一个从中央银行到地方银行到储蓄所到个人账户的体系。

最基础的就是你的个人账户,所以未来的所有学生从生下来开始就可以用身份证号建一个人账户,他所有的学习过程,都可以在上面原生态的进行记录。这样来说,以后也没有必要从7岁或者是8岁开始入学,学生所有的学习记录都记录在上面了,其实人生下来就已经开始学习了,甚至于人在母亲肚子里就已经开始通过母体去感受外部的世界了。所以一个人的学习记录应该是从摇篮到坟墓的全生态的过程,因为未来的学习一定是终身学习,所以每个人有一个终身账户,开户以后所有的学习过程都可以被记录。

谁来给这个账户去存钱呢,当然必须有各种各样的储蓄所,比如说“一起作业”就是一个储蓄所,也就是说在它上面所学习的所有东西,都可以得到原生态的记录,转化到个人生态上。

“新东方”作为一个补习机构也可以作为一个储蓄所,学校也可以作为储蓄所,未来所有的教育资源提供者都可以具备储蓄所的功能。我提出来叫“未来学习中心”的概念,就是未来所有的教育资源提供方都是不同的学习中心,打破了现在学校教育一统天下的格局。

也许一个人在不同的学习中心进行学习,包括大学在内,所有的大学,所有的中小学,所有的教育机构都是储蓄所,当然从数据处理的概念来说,我们还设计了一套地方银行的体系。地方银行比如说以省为单位,或者以大师为单位,那么它可能就需要有一个地区性的管理机构便于计算。从中央的角度来说,它应该还有一个中央银行,中央银行必须对整个学分银行管理进行,比如说它要对我们各种各样的储蓄所的资质进行认定,乱发证书不行,乱给分数不行。当然很多具体的业务可以委托地方银行来进行监管,所以这样一套管理体系可以保证整个学分银行完整的运转过程。

那么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学分银行呢?

当然首先它是时代发展的需要。十九大提出来,现在整个社会的基本矛盾的变化,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我们整个教育的不均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其实学分银行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这个矛盾的推进器,它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现在不均衡和不公平的问题。

我们觉得当下教育主要的五个大问题,其实通过学分银行都可以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1、就是各个教育阶段之间存在的鸿沟。2、学历和非学历教育之间存在的鸿沟。3、公办和民办之间存在的鸿沟。4、国内和国外的教育资源存在着的鸿沟。5、知识学习和能力培养之间存在的鸿沟。通过学分银行这样一个体系就能把这些鸿沟都有效地填平。

所以从不同的教育阶段来说,现在不同的教育阶段之间有着明显的鸿沟,有着很清晰的时间界定。未来就没有了,未来你一个人可以同时修小学的课程、中学的课程,甚至于大学的课程。那么现在小学的不可能修大学的,其实是因为我们现在把所有的人按照年龄来划分。按年龄来划分是假设所有同龄的人都具有同样的知识和能力,具有同样的发展水平。其实完全不是,同一个年龄的人他在不同领域发展的可能性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的小孙子才5岁,他现在对宇宙飞船非常感兴趣,对火箭非常感兴趣,所有的火箭、所有的宇宙飞船知识他比我丰富得多。他现在通过各种各样的路径在学习这方面的知识,这个知识就可以传输到他的银行帐号上去,他的个人账号上去。未来等到他中学再学这个的时候他就没必要再学了。所以允许一个人在不同的阶段学习他所需要的东西,这样就打破了教育阶段之间的鸿沟。

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之间也是有着一道鸿沟的,彼此之间是很难去进行流通。

公办和民办也是如此,其实我们的社会教育机构和学校教育机构之间是没有桥梁的。现在很多培训机构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转型问题,我跟很多培训机构的领导人讲,我说其实未来就没有培训机构了,为什么没有培训机构呢,就是所有的机构都是教育资源提供方,所有的机构都是学习中心,允许学生去选择在哪里学习。现在的学生很苦,我在学校里学了外语,放了学到好未来、学而思学了数学再去学语文,未来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你选择哪家,就到哪家去学外语就行了。学校教育也可以给你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甚至可以全免费,你就可以选择在哪里进行学习,公办和民办的鸿沟就可以打开了。现在上名校,未来就可以不要这个学校了,未来只要是课程,我选择什么课程就上什么课程。

我有一个学生在苏州的公办学校教书,因为补习被教育行政部门开除了,现在国家规定了要么好好做老师,要么就被开除不要做老师了,所以他选择去做补习。他选择在一个网站开课,招了1000多个学生,收入比在学校里高的多。他的课程我们能不能认证呢?我想未来可能是可以的,我们通过“地方银行”或者是“中央银行”来对他提供的教育资源进行认证,那么多人去选择本身就是一种认证,现在我们的认证有第三方的认证。

总体上来说人家用脚投票,用人民币来选择,总有他一定的合理性,所以说未来公办和民办是打通的,国内和国外也是打通的。其实我经常跟中国的很多民办大学的校长讲,我说我们花那么大的精力去引进教师开课程,其实国际上的大学优秀课程已经很多了,有上千门课程,那些资源非常好,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呢?

现在我们国家选修国际知名大学课程的比例,甚至比印度、巴基斯坦这些国家的学生都还少。这种资源没有进行整合,我一直说要建立一个国家的教育资源平台,把全世界最好的教育资源能够放在国家的教育平台上把它打通。选修像哈佛、耶鲁、MITT的课程都是免费的,但是要拿学分要交费,未来我们可以通过汉化以后认证,国内的机构也可以跟他们合作,为中国的学生提供更多的优秀的课程的选择。

其实现在我们整个的学校教育系统更多的是注重知识学习体系,未来可能对能力测评,对职业推荐,对这些方面要进一步的加强。其实我们知道,关于学生到底应该学什么这个问题大家的看法是千人千面的。

我们正在研发面向未来的课程体系,大家都知道“新教育实验室”18年来一直在努力的构建一套面向未来的学习体系,就是学生到底应该学什么,关于学生学哪些内容需要经过科学认真的去研究。

前两年国际上有一个很着名的机构叫“国际教育创新工会”,他们曾经对世界教育家做过一次非常有趣的调查,调查以后发现那些教育家认为现在的学校教育体系中保留17%就够了,还有83%的内容都是可以不用教的。当然这个数据可能在中国是行不通的,甚至在世界上也不一定行得通,因为几百年来的教育体系形成也不是没有它的道理,但是它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就是教育内容一定要变革,变革到什么地方去?变革到以个人建构知识体系为主体,也就是你必须把学习的主动权还给学生。

我们三十人论坛刚刚在深圳召开了一个世界教育前沿工会,在研究学习科学的问题,我在会上说,我们一方面要研究学习科学,毫无疑问,研究我们的认知神经科学、大脑大学,对提高我们的学习效率的影响。刚刚澳大利亚的学者也从这个角度阐述了他的一些发现,这是毫无疑问的。怎么样提高学习效率通过学习科学是可以解决的,但是学习什么一定程度上比怎么学可能更加重要。所以我有一个建议,就是我们要花很大的精力学什么,比如说我们新教育研发了一门生命教育的课程,我们觉得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你应该让学生拓展他生命的长度,所以安全、健康的知识能力体系就很重要。你应该让学生的生命更有宽度,他要成为一个受人欢迎的人,你的养成与交往就很重要。你要让一个学生过精神的生活,所以他的价值和信仰就很重要。这些东西在我们的教育其中是缺失的,我们的体系本身该加的要加,该减的要去减。所以怎么样构建未来新的课程体系,我觉得是需要研究的,“学分银行”有助于推动这样的变革。

学分银行怎么去解决呢?

我们提出了通过“学银在线”的方式进行运转。学银在线是全新的、开放的、多元的,基于互联网的学习中心都加盟了这样一个学银在线的体系,它是终身学习,着眼未来学习的一种新型的模式。我们希望以后学分银行应该有一个国家的机构,当然也可能是民间和国家一起合作的机构,也可能是新型的民间机构来运营。我们和国家开放大学和超星就“学银在线”的模式进行了尝试,比如说我们提出一个人从注册到选修课程到学习,到学术程度的积累、转换,到最后的证书,通过学银在线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当然这个首先要为每个人建立一个终身学习的档案,一人一号,终身记录你所有的学习原生态。包括自己学过钢琴,你就自己弹一个曲子,在不同的练习阶段都可以把它放到你的帐号上去,用人单位需要了解你的时候,你可以提供你的账号,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他所特殊需要的,因为可能到时候你的账号内容会非常丰富,丰富到用人单位没法看,你可以根据他的需要来选择他所需要的东西提供给他。所以个人账号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是终身学习的档案。

保证整个学习过程的顺利进行。我们知道网络学习很重要,今后的学习一定是线上和线下学习的结合体。我前两年曾经考察过美国的一个斯坦福在线的on line high school,所有的学习过程都是在网络上进行的。斯坦福的网络高中在全美都非常有影响力。我见到一个当地的一个非常优秀的专家,他的孩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要考取这个斯坦福网络高中。网络高中的学生是全球性的。所以未来我们能不能实现网络学校,也就是说允许不允许我们中国的网络教育机构比如说一起教育,我觉得就可以给你发小学文凭、中学文凭甚至于大学文凭,我相信未来应该是有可能的。

我们担心的很多问题,包括学生的团队精神的培养,学生的道德品质的培养,网络学习都可以解决。甚至有可能完全通过网络来学习,包括在家学习。所以未来想去保证它整个的运营,通过“学银在线”就可以解决的。当然比较难的问题就是认证,这个认证是一个很庞大的问题,其实我觉得也不难,因为现在我们已经经过认证的各种教育机构都可以终端平移过来,直接进入。比如说我们现在所有的小学,所有的中学,所有的大学,所有的经过批准认证的培训机构都可以直接进来就行了,就像淘宝一样,学生的过程在它上面,学习完了以后的认证进入到他的个人帐户,在他的储蓄所都有原始记录,所以这应该说从操作上也是可以解决的。

当然未来可能会有一个学分兑换的体系,这个体系要不要怎么兑换,都可以研究,如果是硬要给一个人分数的话,我们觉得学分兑换也是可以实现的,从国家的层面来说它肯定会有一个关于学分兑换研究或者是认证的一套体系,有课程专家体系和学分认证的专家体系去推动。当然为了让学习更丰富更有趣,还可以设立很多奖励的机制,激励的机制,积分排名等等,让学习变得更有挑战性。

所以从学银在线来说,我们觉得未来它有点像教育的淘宝,有点像教育的银行,所以它可能会成为一个人人可以学习,处处能够学习,实时可以学习的未来学习中心。这样一个学习中心对于整个教育体系的重构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一致认为这么多年我们在教育上投入那么多,在教育技术上突破也那么多,但是没有很大变革的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结构性的变化,这个结构性的变化将会给我们带来整个教育新发展的春天。

本文根据嘉宾现场演讲内容整理,搜狐教育·智见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