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败而不惭!民进党败军之将也敢言勇

2014和2018全台县市长选举的蓝绿版图对比。(资料图片)

根据台湾媒体消息,民进党前主席苏贞昌近日接任台“行政院长”。其“内阁”人事一出炉,外界就大跌眼镜恶评不断。民进党当局在年前“九合一”选举中惨败,这本来是一招“检讨”棋,虽然不得不走以过过场面,但丝毫没有看出对败选负责的诚意。超过三分之二官员留任不说,单论“组阁”的那些要角,多是刚刚在选举中灰头土脸下台的败军之将。有人说,苏“内阁”妥妥是一个“失败者联盟”,其行政团队面对的,是一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败而不惭

败军之将岂敢言勇?不但不避不惭,还勇于任事。

先说苏贞昌,可谓是“失败者联盟”当仁不让的新晋副盟主。此公刚刚在新北市的选举中一败涂地,差了中国国民党参选人侯友宜近30万票,转眼就掸掸身上的尘土,没事人一样走马上任了。

再看他的团队干将,“副院长”陈其迈在高雄市长选举中,败给了认同“九二共识”、人气飙升的韩国瑜;“交通部长”林佳龙则是拼台中市长连任选输了,只好“下岗再就业”,且内举不避亲,把旧部、前台中市建设局长黄玉霖举荐为部门“政务次长”;回任“教育部长”的潘文忠倒没有栽在“九合一”上面,但他去年4月因为操作台大校长遴选案而请辞,虽然姿态主动,也可以看作被如潮民意赶下台的。

上述旧人,在苏贞昌团队中有近七成。用人败笔这么多,被嘲笑为“回收内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回收内阁”这名头,说冤也不冤。早在台北县还未升格为新北市时,苏贞昌就做过县长,按说参选根基不会太差。但他曾当着台北保安宫的神明起誓,“不会选第三次”,即不会再跟侯友宜在新北市PK。谁知口风一转,眨眼就反悔。连神明都敢骗的人,选民怎么敢投票给他?选输了又想捞政治利益,只能觍颜回锅再造。

厕身“失败者联盟”,苏贞昌说不冤也冤。放眼“回收内阁”,熟面孔一堆,但除了自己这光杆司令,“苏系”体己人,一个都没有。问题是这锅,还得出面背。民进党政治上的“护犊子”文化,早已根深蒂固。虽然选举败了,但是挑来选去,关键位置还得自己人占住才放心。吃相难看?且去管它!岛内舆论直指,这根本就是政治酬庸、利益分肥嘛!

所以别只拿苏“内阁”说事,“失败者联盟”已成了民进党当局的通病。说到民进党内,也刚刚换了血,罗文嘉应邀担任党秘书长。此人是何方神圣?他是陈水扁长期以来的左右手。再看他的履历:2005年参选台北县长,失利;2011年投入“立委”选举,落败;淡出政坛回老家种稻子,去年不甘寂寞力挺陈其迈参选高雄市,又压宝输了。类似“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主儿,在绿营内并不少见。

侯友宜韩国瑜高雄合体互抬声势,惹得苏贞昌酸溜溜隔空炮打。如今两人顺利当选,苏贞昌也“下岗再就业”。(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 原形毕露

“回收内阁”中,冯妇虽多,比起从“农委会副主委”、代理“主委”一路升任“主委”的陈吉仲,大家都算小巫见大巫。

陈吉仲公认是“吴音宁事件”中的要角。前台北市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吴音宁,坐领250万元新台币年薪,却看不懂财务报表,被戏称为岛内“史上最贵实习生”。陈吉仲和民进党当局为了挺她,打压原来的“北农”总经理韩国瑜。后者愤而南下高雄市参选,结果掀起惊天“韩流”。在多米诺骨牌效应下,民进党“多数执政”的地方版图被直接翻转。如今吴音宁作为替罪羊下台了,但同属民进党“九合一”败选的罪魁之一,陈吉仲却升任“农委会主委”。你说这事怪不怪?

晓得外界观感不佳,苏贞昌早有托词。按他的说法,希望让新团队就任后马上投入工作,老人嘛,轻车熟路不用再实习。但陈吉仲荣升这事没那么好糊弄。它对全台湾农民来说是个极大讽刺,更不利于民进党稳固中南部票仓。毕竟,千眼万口,物议汹汹,大家心底雪亮。

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倒也非临时起意,而是其来有自。民进党创党元老、前“立委”朱高正在岛内政坛有句响当当的名言,“政治是最高明的骗术”。民进党政客中,不少人奉为圭臬并身体力行之。但大多数骗则骗矣,跟高明二字根本不沾边。只能遗神取形、照虎画猫,弄出来个四不像。

比如这次“组阁”的负面观感,就完全对冲掉了为败选负责、赖清德“内阁”下台一鞠躬的初衷。因为名单一出炉,大家发现,台当局连骗骗的样子都懒得做了。用岛内孙文学院北院院长林定芃的话说,“本来寄予厚望,但现在很失落。”有人更是愤而痛批,“民进党只剩两年时间,能捞则捞!”

话说朱高正后来离开了民进党,近年在两岸交流领域用力颇深。这样的有识之士,民进党虽不“因人废言”,却只听其言而不观其行,更遑论反思。当然,绿营也有一二有识之士,呼吁彻底检讨“吴音宁效应”,但“九合一”选举已经过去,风过耳,弦断有谁听?

新任“农委会主委”陈吉仲。(资料图片)

█ 法眼难逃

有人会问,说了半天,苏贞昌是副盟主,盟主是谁?

鉴于“苏系”人马一个都没有“入阁”,台湾竞争力论坛执行长谢明辉认为,“行政院”基本上又是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主导,实际就是帮助其竞选连任的“看守内阁”。

说到底,民进党并没有认真检讨“九合一”败选的深层原因。在台当局那里,仍以选举作为首要考量,以稳住领导地位为第一要务。至于顾民生拼经济云云,念兹不一定在兹,但先放放,料也无妨。

问题是,骗术后面透露的是心术。选举上台也罢,政治任命也好,最主要还是看有没有为民众谋福祉的诚意,能否真正获得主流民意的拥护和支持。在两岸问题上,台当局不是动辄打着“主流民意”的幌子说事么?可能之前岛内选民太健忘,或者太容易选择原谅。看看台湾政坛这些年——花言巧语骗上台,演砸了下台一鞠躬,然后粉墨重施“前度刘郎今又来”——类似的三部曲,为何一再上演?

有人尝到了甜头,岛内政风却陷入恶性循环。选举时奉民意为圣旨,选举后则视之如厕纸。明白了这一点,也就明了民进党当局为何干话连篇。看似无心之失,其实势有必然。因为心里没有老百姓,一秃噜嘴就倒出来心底话。苏贞昌的前任赖清德,一句“务实的台独工作者”,让被代表的岛内民众为之担惊受怕不已。台湾照护人员工薪低,他不问实情,张嘴就答,当“做功德”好了,被网友讥封为“功德院长”。火力发电烧煤,民众担忧污染空气,为了替当局辩护解套,他竟然拍胸脯保证说,电厂烧的是“干净的煤”。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套用陈水扁的名言,可谓是“罄竹难书”。两岸关系扞格不前、核电争议一意孤行、岛内空污束手无策、“转型正义”挂羊头卖狗肉,面对民意沸腾,依然我行我素。渐渐回过味来的民众,开始用心琢磨一句话,“民进党不倒,台湾不会好”。此话在“九合一”选举的高雄流行一时,多为媒体报道。你倒怕,原形毕露,实在是,法眼难逃。2020年选举,真的还能照葫芦画瓢?

有岛内媒体细数,蔡英文上任不满3年,已两度更换“阁揆”。如今由选举落选者“组阁”,对胜选者行使政策主导权,不但逻辑错乱,外界也将张大眼睛检验。面对明年选举压力、党内派系资源争夺与政策路线的拉扯,苏贞昌纵有冯妇之勇,也要做炊饭的巧妇,难。再联想到赖清德们虽败不伤,并不会神隐太久。可见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失败者联盟”主演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老套剧情,还将一再在岛内上演。(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日月谈工作室 任成琦)

蔡英文(左)。中新社记者 张晓曦 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