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横店王国徐氏父子“逆水行舟”

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图/视觉中国

如今,横店集团已经坐拥横店东磁、普洛药业、英洛华、得邦照明、横店影视等5家上市公司、200多家生产与服务型企业,旗下公司被称为“世界磁都”“中国好莱坞”。响亮的名字背后,是创始人徐文荣和横店帝国的故事。

创业不断

公开资料显示,徐文荣于1935年在浙江东阳的新东村出生。

“徐文荣的爸爸很聪明,最开始村子里大家都很穷,徐家也是,徐文荣3岁的时候,爸爸就带着一家去了横店。”徐文荣的表侄女已是60余岁的老太太,如今仍然居住在新东村,她的爷爷与徐文荣的父亲是亲兄弟,在徐家迁出新东村80年后,徐家的故事仍以口口相传的形式流传着。

她带着记者走到一栋白瓦房前,这栋房子如今被分为三间房,内里已经破败不堪,堆着不少纸箱、编织袋等杂物,一只小狗被拴在门前。80年前,这就是徐文荣一家居住的地方。

表侄女对徐文荣父亲的描述,在徐文荣的口述传记《风雨人生》中得到了印证。徐文荣的爷爷出身于富有殷实的大户人家,一场特大洪灾让爷爷家道中落。徐文荣眼中,自己的父亲“人非常聪明,悟性很高,无论什么东西一学就会,算盘打得好,特别会算账,也很会做生意,还很会结交朋友”。那时,徐文荣的父亲常常到横店做生意,有两个好朋友已经在横店租下房子安了家,撺掇徐父也带着家人一并搬到横店。在徐文荣3岁生日那年,父母带着他和另外4个兄弟姐妹把家搬到了40公里以外的横店。

徐文荣就这样在横店长大。17岁时,他开始在村里办的夜校当教员,后来在横店供销社的南杂货门市部工作,卖红枣、桂圆等,之后成为了会计、统计、商改员,35岁那年,徐文荣成了横店大队支部书记,当时就办了五金厂、粮食加工厂。

命运的转折出现在1974年底,横店公社党委要求徐文荣去办丝厂,他被任命为横店丝厂的党支部书记。在《横店集团报》的描述中,当时徐文荣找乡亲集资,跑了39个大队,筹集了5万多资金,又找银行借款26万元。在缫丝厂投产的前三年分别获得盈利7.6万元、15万元、30万元之后,徐文荣又开办了针织厂,生产尼龙衫。

1980年4月,徐文荣创办横店磁性器材厂,1981年8月成立横店轻纺总厂,1984年11月成立横店工业公司,1990年7月创办永安化工厂、制药化工厂,1990年9月成立浙江横店企业集团公司。

在徐文荣不断创办公司之中,“集团”的概念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1993年3月,横店集团正式落地。尽管集团在最初就提出了“多元化发展”,但在集团创立的最初几年,集团成立横店进出口有限公司、办横店大学,这些都与影视业不挨边。

如今回首,1996年和1999年,对于横店集团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年份。1996年的1月、3月、12月,横店集团分别投资了第一个影视实景拍摄基地、创办了第一家医院、创办了得邦电子有限公司。而1999年的3月、9月和11月,横店集团则分别成立了横店集团东磁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浙江南华期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至此,横店集团最主要的公司已经准备就绪。

逆水行舟,迎难而上

实际上,做工业、科技起家的横店集团开始进军影视业是因为一个契机。时至今日,导游仍在向来到横店旅游的游客们诉说着这个故事:1996年,导演谢晋筹拍《鸦片战争》,正在发愁短时间内无法建成摄制外景地,恰好遇见了徐文荣,徐文荣当场决定,由横店集团出资,3个月时间内,在6万多平方米面积上建造160多栋建筑。《鸦片战争》在横店如期开机,此后,陈凯歌、张艺谋等不少导演也来到横店拍戏,同时带动了旅游产业。

2000年,《福布斯》杂志发布“中国10强富豪榜”,徐文荣位列第8位。在1999年下半年,有人给徐文荣算了一笔账,如果当时徐文荣就对横店集团和下属子公司进行股份制、私有化,徐文荣的个人资产保守估计可以超过10亿元。

2001年8月,徐文荣的长子徐永安正式成为横店系的接班人,出任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总裁。

2002年,横店集团公告称将成为太原刚玉的第一大股东,后来太原刚玉更名为如今的英洛华;2006年,横店东磁在深交所上市;2017年,得邦照明和横店影视成功上市……实际上,现在横店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有不少都是徐永安“拿下”的,他也因为自己在资本市场一系列干脆利落的运作而被称为“快枪手”。而横店集团要在2020年前拥有8家上市公司,正是徐永安提出的目标。

徐文荣也没有闲着,而是筹备起了自己晚年最重要的项目——圆明新园。2005年,已经年逾70岁的徐文荣提出想要在横店重建圆明园,他成立了横店圆明新园筹建总指挥部,成立了浙江横店中国圆明新园有限公司,宣布筹资200亿元,其中70亿元用于圆明新园的土建和装修,没想到却遭到了极大反对。几经波折,圆明新园即将在2019年7月1日全面开业。

横店集团董事长、总裁徐永安在新年献词中提及,刚刚过去的2018年,外部环境“极不平静,前行路上异常艰辛”“一年来,我们逆水行舟,迎难而上”。

新京报记者 林子 编辑 李薇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