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国优先”的威胁与用心

作者 李伟雄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台后,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帜,处处针对中国。表面上,这只是他个人想法的实践;然而实际上,美国政府自二战后崛起以来,大部分时间里都奉行着“美国优先”的国策,实非特朗普一时的想法。山口治明(黄琳雅译)的《全世界史讲义Ⅱ》(台北:远足文化,2018年),讲述了上世纪80年代美国如何抑制日本和苏联的发展,从而建立出一套全面有利美国发展的国际秩序。

1981年,里根就任美国总统,提倡新自由主义,企图重建美国经济。1982年,美国、英国、法国、西德及日本五大先进国的财政部长及中央银行行长(G5)在美国纽约广场饭店召开会议,发布《广场协议》。该协议的目的,在於透过协调性美元贬值以重建出现巨额双赤字的美国经济。结果在协议签订后的一年内,日圆兑美元汇率从1美元兑235日圆飙涨为1美元兑150日圆。日本经济受惠了一段短时间后,便进入了漫长的衰退期,至今仍未复苏过来。《广场协议》为“美国优先”的国策,打退了日本对美国经济力量的挑战,日本受到的损害至今仍未恢复。

除去日本在经济上的威胁之后,美国开始改变与苏联的关系,一步一步地剥削苏联争霸的实力。1982年,两国领导人在日内瓦首度面对面会谈。1988年,在莫斯科举办第四次美苏两国首脑会议。1988年,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华沙公约组织首脑会议上宣布,苏联不会再干扰东欧的民主运动发展。东欧诸国人民深信他的这番言论,接二连三地爆发革命,苏联的力量步向瓦解。1989年,两国首脑召开马耳他峰会,达成停止冷战的共识。苏联失去在东欧的影响力之后,国家亦逃避不了解体的命运,国力大为削弱,难再与美国在全球政局中争雄,美国的“单边主义”外交通行无阻,影响着全球的政局。

今天,美国又找来了中国作为对手,以“美国优先”为名,企图削弱中国的力量。中国领导人对美国政府的用心,正在沉住气地应对,绝不示弱,实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来源:大公报

责任编辑:邱梦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